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岭南风摄影 > 生态静微 > 正文

陈杰作品《俯瞰污染的大地》获侯登科纪实摄影奖

发布日期:2019/12/13 8:03:24 浏览:

来源时间为:2019-12-12

12月12日,第七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获奖名单正式公布,极光视觉摄影师、《新京报》首席记者陈杰的作品《俯瞰污染的大地》获奖,《悬崖村的变迁》获得提名。本期推送带来陈杰的两组获奖作品。

俯瞰污染的大地

怡视觉摄影埋在沙漠里的污染:2015年10月29日,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左旗腾格里沙漠腹地,中科院和绿发会工作人员在一处当地化工企业通过埋在沙漠里的管道向沙漠直排污染,并用黄沙覆盖的区域,挖出被污染的沙子,为环境公益诉讼收集证据。

怡视觉摄影锡林郭勒草原污染:2018年8月4日,在一个上万平方米的大坑里,储满了高浓度碱卤和化工废水。位于内蒙古自治区苏尼特右旗锡林郭勒大草原的苏尼特碱业有限公司,将产内的化工废水和生活污水都排放到没有采取防渗处理的渗坑内,造成土壤和地下水等污染。

怡视觉摄影石棉矿污染:2017年8月8日,中国青海省茫崖镇,茫崖石棉矿生产一方面致使地质环境破坏十分严重,其尾矿粉尘造成方圆30公里范围内尘土飞杨,严重影响着荒漠绿洲阿拉尔盆地5.5万人的身体健康和用水安全。

怡视觉摄影废弃油矿留下的污染:2017年7月30日,中国青海省冷湖油矿生产区,在石油开采鼎盛的时候,曾有数万人生活在这里,后来枯竭,人员迁徙。如今,石油小镇废弃,炼油留下的有毒污染物,造成大面积土壤的污染无人处理。

怡视觉摄影中华水塔的危机:2016年8月27日,海拔4000多米的青藏高原,青海省天峻县木里镇聚更乎矿区一处矿坑,过去违规开采的煤矿毁掉的大量的高原湿地和草甸。目前,青海省对该区域进行生态修复,主要是回填矿坑和覆土绿化。

怡视觉摄影三江源危机:2016年8月27日,海拔4000多米的青藏高原三江源自然保护区,青海省天峻县木里镇一处采煤矿坑,露天煤矿的开采毁掉的大量的高原湿地和草甸。

怡视觉摄影非法采矿危机长江源:2017年8月2日,青海省玉树州治多县非法盗采点扎苏煤矿其中的一个山谷,从高处俯瞰,整个山谷满目疮痍。据调查,处于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青海三江源国家公园核心区,分布有41个亟待修复的矿点,大部分为非法矿点,目前这些矿点持续对地表草场、天然植被产生直接影响和破坏,并对长江、黄河、澜沧江造成污染。

怡视觉摄影非法采矿遍布山体:2016年8月26日,四川省金阳县金沙江岸边,非法开采的铅锌矿、铁矿等遍布山体,满目疮痍。

怡视觉摄影碧水青山被毁灭式开采:2016年4月13日,四川省会东县满银沟铁矿,分布着多个露天开采的铁矿和选矿厂,尾矿库星罗棋布,侵蚀和污染着土地,并时常发生与农争夺着水源。

怡视觉摄影黄河源头的威胁:2016年8月24日,青海省果洛州三江源自然保护区,一处正在开采的大型铜矿侵蚀着山体和草原。矿区地处青藏高原腹地最大冰川阿尼玛卿雪山脚下、三江源黄河源头。

怡视觉摄影草原上的工业污染:2018年8月4日,内蒙古苏尼特右旗,锡林格勒草原腹地,一家化工企业将大量的工业废渣,包括危废直接倾倒在草原上,对草原生态造成破坏。

怡视觉摄影被矿山污染威胁的沱沱河:2016年9月25日,青海省西南部,使用无人机航拍的沱沱河的网状河道。沱沱河水源来自格拉丹东冰川融水。沱沱河是长江源的正源,发源于唐古拉山脉主峰各拉丹冬西南侧姜古迪如雪山的冰川。记者调查发现,在沱沱河沿线发现大量盗采的矿点,这些矿点排放的污水直接进入沱沱河,对沱沱河造成污染。

怡视觉摄影污水直排长江上游:2015年7月5日,四川省会东县淌塘镇攀鑫矿业将红色的选矿废水通过电厂尾水排放到金沙江中。

怡视觉摄影尾矿坝之患:2016年3月12日,四川省雷波县新洋化工尾矿库。金沙江下游沿岸密布着大量尾矿坝,大部分处于饱和状态,由于金沙江地质活跃,地质灾害频发,这些储存大量污染物的尾矿坝,对金沙江威胁巨大。

怡视觉摄影废弃矿山常年毒害村庄:2019年9月7日,广西省百色市德保县,一处废弃的矿山常年流淌的强酸及含有重金属的有毒废水,对当地村庄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

怡视觉摄影排泥库污染:2019年9月9日,广西省德保县,被几座大山环抱的一家铝矿排泥库,因当地处于喀什特熔岩地貌,不适宜建设湿排法的尾矿库,该排泥库曾发生大规模渗漏,污染水源和农田。

怡视觉摄影环评造假成为污染根源:2015年6月13日,福建省宁德市,当地有色金属深加工企业——鼎信实业有限公司的湾坞镇14号码头附近,推土机将废渣填入一片芦苇荡。据第三方检测机构检测,17日的检测结果显示,参照《土壤环境质量标准》三级标准,即保障农林业生产和植物正常生长的土壤临界值,该样品汞超标达10倍。据记者调查发现,该企业二期项目环评报告涉嫌造假。

怡视觉摄影被侵蚀的自然保护区:2015年5月28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卡拉麦里山自然保护区,一处大型的固废和危废填埋场。新疆北部的准噶尔盆地,目前,国内几大电力龙头企业以及几十家国内煤炭行业重点企业均汇聚于此,从事煤电煤化工产业开发。

怡视觉摄影被盗挖的乌兰哈达火山群:2018年8月3日,俯瞰被被盗挖后的严重毁坏的乌兰哈达火山。内蒙古察右后旗乌兰哈达火山群是蒙古高原南缘现今发现的唯一全新世有喷发的火山地区。

怡视觉摄影青海湖周边的垃圾污染:2016年8月21日,青海湖边的一个未做防渗和覆盖处理的垃圾填埋场。记者环青海湖360公里调查发现,随着旅游业的兴起,青海湖沿湖垃圾处理成为难题:没有规范垃圾填埋场,垃圾随处填埋和倾倒,有的简易的垃圾填埋场形成的有毒的垃圾渗漏液汇入青海湖,对青海湖造成污染。

怡视觉摄影万亩草原受侵蚀:2018年8月4日,俯瞰锡林郭勒大草原被侵蚀的万亩草原。位于内蒙古自治区苏尼特右旗锡林郭勒大草原的苏尼特碱业有限公司,将产内的化工废水和生活污水都排放到没有采取防渗处理的渗坑内,造成土壤和地下水等污染,并对11000多亩草原造成破坏。

怡视觉摄影隐藏在山沟里的固废和有毒危废:2017年12月7日,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平安镇岗子村撒拉沟,一家大型电解铝企业,违法将大量混杂有少量废阴极炭块的耐火砖堆、灰渣等工业固废和有毒危险废弃物堆放在山谷里,威胁着当地生态环境。

怡视觉摄影被污染困扰的攀枝花钒钛高新区:2019年7月7日19时许,四川省攀枝花市钒钛高新区一家黄磷厂的8盏“天灯”在熊熊燃烧,把燃烧产生的大量白色和黄色“有毒”烟气源源不断输送到空气中,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气味。

怡视觉摄影笼罩在废气和粉尘下的村落:2017年12月8日,记者用无人机从空中俯拍的中铝兰州分公司两个厂区和周边村落的关系。有的村民房屋离厂区围墙不过十几米。其周边主要分布的是平安镇村落,涉及约2万居民。小镇上空弥漫着刺鼻的气味,当地居民表示,他们常年生活在废气和粉尘的笼罩之下。

怡视觉摄影退缩的冰川:2016年9月30日,西藏自治区安多县,无人机飞至海拔6200米左右,俯瞰位长江源头海拔在5400米以上的姜古迪如冰川南侧冰川,科学家认为,因为水量补给不足和全球气候变暖,冰川逐年退缩,近40年最大退缩距离超过1200米。姜古迪如冰川融化出万里长江第一滴水,流进沱沱河、通天河、金沙江、汇入长江中下游。

悬崖村的变迁

怡视觉摄影阿土列尔村,是一座名副其实的“

[1] [2] [3] 下一页

最新生态静微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