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岭南风摄影 > 摄影资讯 > 正文

“私房拍摄”风行,全因摄者之“色”?模特行业乱象,皆因经纪之“黑”?

发布日期:2018/2/18 11:42:57 浏览:

来源时间为:2017-07-07

“私房拍摄”风行,全因摄者之“色”?模特行业乱象,皆因经纪之“黑”?

2013年11月29日07:44

来源:

到:人参与条评论

□“小文”与记者面对面讲述“私拍”的种种经历

晨报记者吴磊

□晨报记者张源

十月国庆,人们正在尽情享受难得的长假。外滩的江风和建筑、新天地的历史和时尚、衡山路的夜色和酒精,都是人们喜爱上海的理由。但有一出丑陋的炒作闹剧就上演在这时间、这地点,并迅速成为全国媒体报道的对象。

10月9日,一组名为“魔都裸拍事件”的照片在网上疯传:一名年轻女子在夜深人静之际,在上海三处著名地标性场所外滩、新天地和衡山路上掀起裙子,叉开双腿,摆出各种不势拍下多张裸照,豪放尺度令人咋舌。拍照过程中,不时有路人经过,女子也毫不避忌。

当下,年轻人都爱拍照,无论是专业的写真照,还是自拍发微博、微信,在街头巷尾摆上POSE拍上几张,绝不是什么稀罕事。但如此大胆、无耻的“街拍”,并曝光于网络,在上海还是首次。网友一片怒斥,甚至人肉这“模特”是何方“人物”,拍摄者又为何如此“露点”。上海警方也表示“介入调查”。

于是一天,出现了一位道歉者:自称是人体拍摄的初学者,照片不慎流入网络,没有商业炒作,也无挑战公众底线的本意。

事件到此,似乎没什么内幕可挖了,围观的人们逐渐散去。但一个疑问依旧围绕在晨报记者心头:这位甘愿裸拍的“模特”是被诱于利益,还是迫于某种原因?这样的街拍,反映出模特行业怎样的现状和问题?

晨报记者用了两个月时间,一直在和模特、摄影师、经纪人接触、对话,试图揭开如今模特行业的现状。期间,也感到一丝欣慰,因为裸拍事件中的“模特”行径,并不为模特们认可,甚至有知情者揭底说“她根本不是什么模特,毫无专业背景,纯粹是给钱就乱拍”,这似乎还能说明“如今的模特们还不至于堕落到那般地步”;但欣慰的背后更多却是另外一番担忧。因为街头裸拍少见,但发生于酒店房间里的“私房拍摄”却是大量存在,模特接“私拍”的活,早已是这个行业的一种“商业模式”!这些“私房模特”拿着不菲的、她们自认为是“合理报酬”的钱,要忍受着肯定会发生的骚扰、虐待,甚至是性侵,还不能和家人、朋友倾诉。而沪上模特经纪人阿磊(化名)更是说得直接:上海模特行业的灰色地带远比北京、广州等地要深、乱,已到了很难规范的境地。那些做不法生意的模特经纪,一个季度收入竟有80万元至110万元!“模特”这个词将彻底沦为骂人的贬义词。

摄影师“强哥”讲述“私拍”过程

“约拍”半小时就有10多人应征

从“私拍”模特小莫的案例,可以分析出谁更愿意去“私拍”——自身条件的不足、“私拍比街拍轻松多了”

“私房拍摄”,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一个“私”字上,指的是拍摄地点通常在私密环境里,而且为了拍出摄影师需要的那种“艺术感”,基本选在酒店房间内,沙发、大床、浴缸都可以是平台或是背景。“私拍”当下在北上广等大城市非常流行。

而且,“私”字还包含着私底下拍着玩玩的味道,并不用于公开的商业出版、展示等,纯粹是满足摄影师的“个人爱好”。所以,参与“私拍”的模特,都格外留意照片的流向。

在征得摄影师“强哥”(化名)的同意后,晨报记者旁观了他“约拍”的过程。

“强哥”也是刚被朋友引入这个“私拍”圈子。他先在一个模特通告群内发布了一则招募信息,寻找愿意承接两小时报酬1000元的私房模特,时间是11月20日下午2时。“强哥”告诉记者:这个模特通告群内的大多数成员,彼此间都不熟悉,也不知道其他成员的真实身份和工作。即便发布一则通告,对于应聘者究竟是不是模特也不得而知,只在对方应聘时才会做详细的了解。

不想,招募信息发出不到半小时,就有10余名模特应征,表示愿意承接这次“私拍”。

这个结果让“强哥”格外惊讶:“说真的,我还不知道有这么多人原来接‘私拍’!”

10余名应聘的模特都很懂行地自觉发来照片,并附上相关的拍摄经验,提出关于拍摄安全以及照片流向的一些要求。经过简单地筛选,有着20多次“私拍”经验的小莫(化名)被选定。

由于“强哥”有另外的“资深”圈内人士的担保,小莫对于这次“私拍”的安全性倒没什么顾虑。第一次电话沟通时,她只是询问了“强哥”拍摄的时间及人数,对于地点没什么要求。

“强哥”最终选在市区一家酒店。事后记者通过“强哥”的描述,基本还原了这场“私拍”的过程。

“强哥”自嘲说:“我是新人,还没有小莫有拍摄经验。”有过多次“私拍”经历的小莫显然要老练、大方得多。“90后”的她,平时的爱好就是拍照,以及参与各种COSPLAY。为了这次“私拍”生意,小莫一共准备了3套不同的内衣。进入拍摄的房间后,小莫主动跟“强哥”聊起诸多她感兴趣的话题,并反复检查房间的空调设备,因为她担心自己在拍摄时会被冻感冒。

架设好灯光设备,拍摄首先就以浴室为场景开始了。面对镜头,小莫的表情动作与初见时判若两人,身上流露出明显与她年龄不符的性感妩媚。“强哥”认为,“私拍”的主题就是情色,镜头前的小莫很好诠释了这一点,在浴室的狭小空间内摆出各种撩人的姿势。在拍摄间隙,小莫还不时与“强哥”聊天,交流如何把自己拍得更美、更性感。

其实,小莫并没有模特的专业背景,但她对于自己面对镜头的表现力却很有信心。拍照本身就是她的爱好,闲暇时她还会去搜罗其他模特的私房照片,从中学习适合自己的表情动作。每半小时,小莫都会更换一套内衣,并换一个场景进行拍摄,从浴室到沙发再到床照。在两小时的拍摄时间内,小莫更换了至少上百个不同的姿势,中间几乎没有休息。

“强哥”问过小莫是否需要休息,但小莫说:“‘私拍’比街拍轻松多了,那个才叫累呢!”这也是小莫愿意承接“私拍”的原因之一。

小莫愿意“私拍”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自己的身高。她对自己的容貌、身材条件都很满意,但却对自己不足170厘米的身高含恨不已。因为身高的限制,她此前承接的大多数模特工作仅限于平面,即便如此,很多工作机会也因为身高不达标而失去。

“‘私拍’基本对身高没什么要求,报酬也比一般的拍摄要高,只要能保证安全,我就会接。”小莫的家人和男友,都不知道她在做“私房模特”,小莫说“打死也不敢让他们知道”。每一次拍摄结束,小莫都会反复要求摄影师不能把照片外传。可事实上,对于那些摄影师是否真得能做到,她根本无法掌控。有一次她在一个摄影师的博客上看到了自己的“私房”照片,惊恐不已的她马上致电对方要求删除。“还好他删了,如果不删,我也不知道能拿他怎么样。”

跟大多数“私房模特”一样,小莫也时常会在拍摄中遭遇摄影师的骚扰。“如果只是动嘴,能忍也就忍了。对方如果动手,我会马上走人。”小莫说,拍摄前她都会跟对方确认拍摄的人数、地点。小莫接“私拍”的原则是:“如果在酒店还好,一旦是那种私人小区,我绝对不敢接。”“如果没有熟人介绍,也完全不考虑。”

“这个钱其实很不好赚。”这是小莫离开房间时和“强哥”说的话。

●晨报记者对话“私拍”专业模特

“专为拍私房来的,有几个不色?”

从“私拍”模特小文说的话中,可以看出“私拍”之“三无”——接了“私拍”等于告别商业广告,无路;很多都有被强暴、被猥亵的经历,还不能声张、报警,无语;在这个行业里,最为弱势的就是模特,无力

在圈内人“申哥”的联系下,“私拍”模特小文(化名)思量再三,同意跟记者见面,地点在街头咖啡店。

小文化着很浓的妆,“卸了妆,没人能认出我来。”

与自己认识的众多模特相比,小文是少有的具备专业资格的模特,她曾在专业学校学习过3年。凭借自己175厘米的身高,她一度梦想着能在某个模特大赛上获奖,就此成名。只是如今,她几乎彻底告别了T台,只能偶尔接一些平面的商业拍摄,以及承接“私房拍摄”的业务。

“接了‘私拍’,其实就等于做了选择,因为那些好的商业广告,是不可能再交给一个有过‘私拍’经历的模特做了。”

每个月,小文大概会接到三四次“私拍”业务,根据着装的暴露程度,按小时收费,从一小时六七百到上千元不等。单以“私房”拍照而言,收费一般分为三种,穿正常内衣拍摄的价格最低,这种照片必须做到不露点、不透明。第二种是所谓的“情趣拍摄”,需要特殊的道具及着装,相对更为暴露及性感,价格基本是第一种的双倍。收费最高的,就是全裸拍摄了。模特大多会根据自身的条件定价,有时也会参考其他模特的价格。一个月下来,小文靠“私拍”能赚到六七千元。她特别强调说,她不接除拍摄以外的其他“生意”,否则收入会翻数倍还不止。

记者想和她确认其他“生意”指得是什么,小文苦笑说:“你知道的。”

对于“私房拍摄”本身,小文认为是模特尤其是平面模特界,近年才流行起来的畸形产业。“的确不是什么的事,但是有市场需求,就肯定会有人去做。”“专门为了拍私房来的,有几个不是色鬼?”小文评价得非常直接。“如果对方确实是有专业素质的摄影师,能把我拍得很美,片子效果很好,即便不收费我也愿意去拍。如果对方纯粹就是为了拍些情色图片,那我能做的也就是保护好自己,纯粹当这是一笔生意。”

小文说,对方提出的要求越过分,相应给出的报酬也就越高。

在小文看来,“基本上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想出名、想赚更多的钱,就只能按照这个畸形产业的规则来。”随着自己一些私房照片的流传,有越来越多的人联系到小文,提出拍摄,当然少不了过分的要求。“每天都能接到各种骚扰的电话、短信。早就见怪不怪了。”“其实接‘私拍’很危险,因为地点一般都是在封闭的酒店房间内。”小文说,其实很少有模特自己把衣服脱成那样的,往往都是摄影师直接上来动手,按照自己的拍摄要求强行把模特衣服脱掉。而第一次承接私房拍摄时小文就差点被强暴,对方甚至还是圈内较为出名的摄影师。“基本上做私房模特的,很多都有被强暴、被猥亵的经历,起码我认识的模特里都有。”小文说自己运气还算好的,五次能遇到一次。她有个小姐妹,几乎次次都遇到不规矩的摄影师。“没有想过要去声张,更别说报警了。只要你说了,就意味着你在这个圈子混不下去了,没有人再会来找你拍照。”对于那些色鬼,小文只能选择忍气吞声。“除了摄影师,很多商业客户也会提非分的要求。”小文说,前不久自己好不容易跟一个客户谈好承接丝袜产品拍摄的广告业务,报酬是4000元,但因为拒绝了对方老板加价一倍的特殊要求,这单业务也就再没下文。

小文最后总结说,在这个行业里,最为弱势的就是模特。

最初到上海工作时,小文也曾加入过一家模特经纪公司,有专门的经纪人负责联系业务。“做了一段时间就退出了。那个经纪人给我们联系的,大部分是去夜总会之类的娱乐场所,跳一些艳舞之类的活。”“后来,才知道经纪人报给我的价格只有人家实际支出的三分之一,剩下的钱都被他吃掉了。”如今,小文基本都是通过微博、微信以及自己的朋友圈子寻找业务,而不是通过模特经纪人。

●晨报记者对话“私拍”“野模”

“贴上‘模特’标签,开价就高”

从“私拍”模特小林的经历,可以看出“私拍”背后的供求关系旺盛——“野模”更不在乎尺度,盼着裸照传播,只要价格合适;打着模特公司、模特经纪旗号招揽生意的大有人在,而庞大的“摄影爱好者”群体鱼龙混杂

小林(化名)也是一名“私房模特”,但她承认自己没有任何模特的专业背景。“这一行里没几个是学过的。”小林承接“私拍”的报价,也比小文那种在圈子里有一定名气积累的模特要低。对于照片的尺

[1] [2] 下一页

最新摄影资讯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