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岭南风摄影 > 旅游风光 > 正文

【中服人物】独家专访|翁公长:创意大师隐于市的时尚情怀

发布日期:2016/5/16 11:57:32 浏览:

季候风摄影,【中服人物】独家专访|翁公长:创意大师隐于市的时尚情怀 人物专访、人物专访新闻稿、人物专访怎么写、房地产人物专访、人物专访报告、赢在中国人物专访、林志颖独家专访、独家专访、咱们结婚吧独家专访、f518时尚创意园、季候风摄影。

曾为YvesSaintLaurent、CHANEL、Ochirly等著名时尚品牌提供创意服务的翁公长(StephenYung),却在国内事业发展几至巅峰的时刻,抽身去往巴黎,很多人对此不明所以,中国服装网记者独家采访到这位品牌灵魂工程师,一探创意大师的时尚情怀。

·2016年04月21日10:54:55评论(0)

翁公长创意大师时尚

曾于香港负责YvesSaintLaurent品牌橱窗设计,被邀请加盟殿堂级品牌CHANEL担任大中华区品牌形象监理,更有长达七年操盘国内翘楚品牌Ochirly创意运营经验的翁公长(StephenYung),却在国内事业发展几至巅峰的时刻,选择了抽身去往巴黎。很多人对此不明所以,也有很多人仍在追寻打探着他的消息。中国网记者独家专访到品牌灵魂工程师翁公长先生,听听他对于过去几年工作和生活上的抉择和情怀,他的抽离与包容,他的眼下和未来。

季候风摄影

EFU记者:你离开Ochirly已经快五年了,去往欧洲生活的三年中,你都在做些什么?

翁公长:其实我在离开Ochirly,去巴黎生活的这段时间,算是重新发现了自己的生活。我去过德国、荷兰等很多地方旅行;也和很多不同的人交流,不一定都是fashion方面的人,可能是手工艺匠人,或者餐厅从业者等各行各业的人。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我在不断挖掘自己不同的可能性。之前我一度认为可能自己只会做时尚行业相关的事,但在这三年中,我慢慢发觉原来自己也可以渗透了解这么多其他的事。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积累了更多的人脉资源,包括自己一直很感兴趣的摄影、模特、造型等方面的优秀人才,让自己从某种角度来说上升到了更高的层面,眼光视野也随之提升开阔,这对我个人而言是一种学习,对未来的工作也是一种积累。

EFU记者:你近期有对哪些品牌进行创意服务吗?

翁公长:、臣风。我在服务时,面对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让这个近来发展弧线相对较缓的国内领头羊品牌得以刺激和上升。我会希望能够让这个品牌呈现出更摩登、更现代的形象,赋予它一个国际化的氛围。

EFU记者:你具体进行了哪些工作呢?

翁公长:比如,我刚开始和季候风合作,是从内部开始做调整的。因为一个品牌最开始面对的人群,并不是消费者,而是品牌的加盟商和内部家人。所以,我重新做了2015秋冬的搭配手册、订货会的秀场,并开设了一个媒体房间。品牌往常的做法都是由加盟商去带动品牌的发展,品牌再尽可能地满足和反哺加盟商的需要,当然我不否认这一点非常重要,但我认为一个品牌是需要去带动和刺激加盟商的。现在很多品牌媒体相关部门的工作都并没有得到太多加盟商的重视,所以我在季候风的订货会中增设了媒体房间,把媒体推广部在过去一年、一个季度乃至未来要做的事情都陈列出来,让加盟商有机会了解和跟进品牌发展的系统性和完整性,感受到公司对品牌宣传的重视度。这样不仅能够增加品牌和加盟商之间的粘稠度,让加盟商对品牌文化内涵的理解有所提升之余,也能够直接参与和推动品牌的发展。

另外,我开始对季候风产品搭配的工具书进行调整,给出“恋上一座城”的主题大方向,在这个主题下,给每一个季度赋予“betweentwocities城市记忆”的概念,比如春季是加利福尼亚-洛杉矶,夏季是巴黎-荷兰。我给出大的框架和范围,品牌就可以在大片、推广、宣传或者活动中围绕这样一个主题去展开。

季候风摄影

2016春季CaliforniaDream

季候风摄影

包括在视觉方面的调整。季候风在此之前都是请著名摄影师陈漫为品牌掌镜进行大片拍摄,但对我来说重要的是找到与大片相匹配的摄影师。我当时是请荷兰的一个摄影团队去巴黎拍摄大片,难点在于这次不同于以往品牌去巴黎拍巴黎或者去荷兰拍荷兰这种单一的城市概念,而是以荷兰人的审美艺术视角去呈现巴黎的都市氛围,真正的体现不同城市之间的对冲和牵系。其实很多品牌都曾把城市旅游作为季度主题,比如歌莉娅。但我会以不同国家、不同城市、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人的视角去拍摄,让同一幅画面中产生不同文化内涵的矛盾冲突感,在视觉上给消费者新的冲击。

季候风摄影

季候风2016夏形象大片

季候风摄影

季候风2016夏形象大片

EFU记者:这次你进行的创意服务,和之前有区别吗?

翁公长:这次我摒弃了很多从前的思维方式,是以一种新的方式方法在操作,这也可能是取决于巴黎生活带给我的一些冲击。

EFU记者:巴黎的生活给你带来了怎样的冲击?

翁公长:以前我一直在大陆工作,他们会觉得你为Ochirly服务过,那你做的东西一定就是好的。人在这样的环境中习惯于接受赞誉,时日久之,就容易沉醉其中,逐渐迷失。在国内这样一个相对浮躁的环境里,做的东西会显得更加浮躁;但是去巴黎之后,我能感受到现在做的东西更安静、更有沉淀感,也让我对美有了另一种新的追求。

EFU记者:在诸多不同的地方旅行、工作的多元化生活履历,对你的创意哲学是否会有影响?

翁公长: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影响就是两个字——包容。你在去到很多地方后,会发现每个地方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是不尽相同的,人在接收这些事物的过程中,也自然而然的会开阔心胸去包容这些不同的文化。所以,我学会了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事物,这一点很重要。从前的我看事物的角度比较平,但现在我知道从多维度去看事物的立体性。

EFU记者:你觉得这样的变化,是好事吗?

翁公长:当然是好事,看事物的角度多维了,事情发展的可能性也会多很多。比如,以前我看到一瓶水就是一瓶水,但现在我看到一瓶水会延展出其他东西。又或者说季候风一直定位为OL,但OL只能通过办公室这个场景体现吗?并不是。OL也可以有不同的角度去呈现,OL也需要生活,需要谈恋爱,需要旅游……所以在这次大片拍摄时,我以入选2015十大NEWFACE的名模JamillaHoogenboom为OL形象,并且有给她配一个男生的形象,让OL也展现出有男朋友的温柔一面,让人物的状态更为饱满充实。

季候风摄影

2015十大NEWFACE的名模JamillaHoogenboom为季候风拍摄大片

季候风摄影

季候风大片中为丰富OL形象出现的男性模特

EFU记者:你曾为国内的男女装品牌服务,那么在你眼中,中国人对待时装的态度是什么?

翁公长:我觉得还是比较浮躁,比较喜欢出风头。这可能是时装发展都会经历的一个过程,就好像八十年代的香港、九十年代的台湾,包括更早以前的日本都会经历的一个过程。大家会去追捧一些比较大的知名品牌,会觉得穿大牌时装更能体现其社会地位。

当然,现在的中国在进入经济高速飞驰状态后,很大一部分国人和品牌对时装的态度都在发生改变,他们开始逐渐找寻自己的风格,但这也会是一个相对较长的阶段过程。

EFU记者:在你服务过的众多品牌中,印象最深的是哪个?

翁公长:YSL。我是从2002年开始做这个品牌的,当时对YSL并没有太多感觉,甚至觉得没有很好看,欣赏不来。但在我去巴黎后,偶尔回想起来才发觉这个品牌其实很早就将一些不同的城市跟文化连接在一起了。YSL真的很特别,我也是到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法国人会把它当做是国宝品牌,它确实沉淀了很多文化内涵在其中。

EFU记者:你如何看待社交媒体或者网络媒体对时尚产业产生的影响?

翁公长:这其实是社会状态的改变,是一个进行时的潮流趋势。我可以说我不理这种变化,不参与浪潮的漩涡,但它依然在改变。纸媒的没落和电子媒体的兴起,让我创作思考的时间发生改变。在传统媒体兴盛的时期,我可能有一个月的时间去思考一件事情;但在网络媒体或者社交媒体新兴发展的时代,一天都会嫌多。这就意味着你拿出来的东西,很多时候都没有经过足够成熟的思考,是仓促催生而来的。这种变化对我来说不算一件很好的事情,所以我选择了离开。相反,在法国我可以有很多的时间去沉淀、思考、创作,做出来的东西自然也就没有这么浮躁。

其实你会看到,现在国际上很多大品牌的设计师都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而离开,比如DIOR的RafSimons。从前,设计师一年只需要做两个秀,但现在可能有六个、八个、十个甚至更多秀在等着他。这对于很多设计师来说都会成为一种负担,因为他们没有充分的时间去思考,所以做不出来自己想要的东西。对品牌来说也是一样,大家更多的是在追求新鲜感,而不是一种风格。

EFU记者:你会调整自己去适应这个社会的变化吗?

翁公长:我想我会顺应潮流做出改变。因为在这个社会中,我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路是跳进时代的漩涡里和它一起改变,就像很多的时尚博主懂得如何迎合大家的口味;另外一条路就是坚持做自己的风格,一样会有人来追捧你。我觉得我一直是坚持后者的,但也会在一定程度上作出调整。比方说我会拿出30去做改变和适应,留下70坚持自己的做事风格,所以我在改变自己的同时,也没有丢掉我的本源。这个变化的原因也是源于包容,包容一些我之前无法接受的处事方式和时尚风格。

EFU记者:你是如何把这30的改变体现到工作上的?

翁公长:多听、多看。刚开始为品牌打造形象的时候,是单纯的在做形象创意包装;现在,我在打造品牌形象的同时,会放更多心思在观察整个市场上,所以做事情也会更精准,将设计和市场所要呈现的东西做到平衡。另外

[1] [2] 下一页

最新旅游风光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